站内检索

  • 欢迎走进新利棋牌预约下载!优质的教育和教学资源,为学生提供优质求学环境。
    您的位置: 新利棋牌预约下载 > 怀念曾经的校园
  怀念曾经的校园  
怀念曾经的校园
作者: 来源: 日期:2017/4/1 16:58:42
摘自:中国少年文学网
    
    回忆里的人
      我们就这样走过去了。不带任何痕迹的,从一个路口到下一个。
      有很多人曾在我们身边停驻,他们有时坐下,笑。我看着学校,像看着大雾里的海市蜃楼,仿佛随时都会蒸发走一样。
      这是我中学时代的校园。很多时候,我都喜欢静坐在一个地方,看晨雾从校园袅袅升起,指尖能沾上露水;看黄昏在飞鸟的翅膀上飘落,暮色渐渐把一切都藏起来。便有些惊惶失措地想,我会离开。或许,许多年后,我会努力在大脑一个隐秘的角落里,把它找回来。
      我的好朋友萧然和我一样,喜欢站在一个地方,看到一片叶子落下,而后默默离开,去到另一个地方,看另一片叶子落下。
      在校园里,像蜘蛛织网一样,我们四处穿行。
      有人说,你们真是无聊,很无聊。我每天乐此不疲所做的,只是去捕捉一种气息,一种连我自己也捉摸不透的气息。
      校园是一种清澈的感觉。  
      
      最恐怖的事情是一个怪性格的人遇到一个安静的人。常风是那么安静,大家在一起,他扮的总是听众角色。那次我和他经过一个墓地。他告诉我那里是阳光墓地。真的,我看见大片大片阳光被一块块墓碑分割得斑斑驳驳。而四周,只有静谧的松影,交织,暗。常风捧着一大把丁香花,放在其中一个墓碑上。
      他看见我眼中的疑惑,轻轻说,我并不认识躺在这里的人。我每次来这里,都会带一束丁香,给那些离开的人。他们曾经生活在我们的世界上,我们最终也会回归他们的家园。
      陪伴常风送丁香,两年。初二的时候,常风转学了。不过我也养成了习惯,不时捧一大把丁香花,送给那些曾经生活在我们的世界上、那些离开的人。 
      
      小安是令人难忘的同学。刚上初中时,她竟然扎了两个辫子,后来合二为一,脸上却多了副眼镜。小安是个容易激动的人,爱读诗,爱和别人争论。常常见到她涨红了脸,细细的脖颈上暴起青筋,眼睛在镜片后面瞪得老大的模样。印象最深的是一次迎新年晚会,她担任报幕。那天她一袭红裙,仪态万方地走上舞台,嘹亮地说:下面请欣赏男生独唱:《水车》。表演者:初二(3)班张鹏。
      正当大家纳闷的时候,小安又走上台前,难为情地说:sorry!下面请欣赏男生独唱:《水牛》。表演者:初二(3)班张鹏。
      等到张鹏登台演唱时,我们才弄明白,张鹏唱的是郑智化的《水手》,因为小安的近视,害得张鹏整晚都很郁闷。
      
      还有我们喜欢的数学教师大老王,他是个不修边幅的人,但课讲的极精彩。唯一的缺点就是下班后爱打麻将,据说有一次他竟然奋战了一夜。后果是第二天给我们上课,一时没找到板擦,便自言自语嘀咕着:奇怪!白板怎么不见了?谁手里有白板?  
      
      陆苇是我唯一敬佩的女生。她的成绩好得吓死人。每次我读墙报上的成绩表时,都要以一种仰望的姿势去发现她的名字。我问过她,你怎么做到的这么努力。她只是浅笑着,嘴角拉斜,端坐在一堆参考书后,黑色的裙摆蹭在地上。
      每天夜里十一点,她的那副眼镜才滑出一条优美的弧线,“啪嗒”一声落在桌上。今天又过去了。她打着哈欠说。
      有一点我一直想问她,她有很多参考书,不过上面“冲刺清华北大”之类的口号都被狠狠的涂抹掉了。黑色的笔迹划破那一张张光滑的纸页,留下一串黑点。不过我终于没有问。  
      
      很多很多人,在你身边停留下来。他们笑着,然而他们只能是曾经。即使后来再见面,也不是当年的他(她)了。
      有一天,就像从梦中醒来一样,人走了,留下一张照片,永远凝固。
    
       孤单乐园
      我把学校的一个地方叫孤单乐园,开始告诉别人时他们都大笑。那个地方便是幼儿园。
      我始终不明白为什么如此喜欢这里,或许记忆里,只有幼儿园的人生是最快乐而没有任何压力的。
      我只在假日去那里。那时的幼儿园空空荡荡,寂静无人。花香沿着衣襟爬上脸颊,鸟儿时而寂寞地吟唱一两声。幼儿园的大楼有个红色的尖顶,很像马戏团里小丑戴的帽子。楼前是一方湖泊,那座楼便常将自己的影子投进去,照一照,再照一照,它心里一定美着呢。楼后,看不见的影子,一直斜拉进天空。
      真的捕捉到了孤单。一条寂寞的石路,蜿蜒扭动着腰身闪进花园里。雕花的铁门,花园里的石凳,湖水里摇曳的楼的倒影,还有巡游在湖面上的几只鸭子,算得上生命的声音。我就踩着石子路,摸一下冰凉的铁门,鼻中灌慢了小野花的清香。站在空荡的花园里,一瞬间我恍惚觉得楼倒了,落进湖里;而湖则飘上了天空。花谢了,叶落了,我也悄悄消失了。
      陆苇有时也会和我同来,不过她喜欢在有小朋友的时候过来,她喜欢听那些孩子们的欢笑。她说,那才是真正的笑声,无忧无虑,那是我们已失去好多年的笑声。
      那天在湖边,她微笑着说,如果考不上重点高中,我就从这里跳下去。我听了一乐,说,永远睡在这里也不错呀。看花开花落,听纯真笑声,品云淡风清……慢慢感悟一百年,或是一千年,也许能变成湖仙,一直守在这里。
      一个细雨的清晨,我再次来到我的孤单乐园。雨点有节奏地敲击着红色的楼顶,一只麻雀焦急地寻找避雨的地方,湖面笼罩着薄雾,依然安安静静没有一个人。手抚着上了锁的雕花铁门,我突然惊觉门变矮了,我可以轻易跨过去。但是我没有,我明白,门还是那扇门,而我长高了。我要毕业了。
      
    毕业了
      中考的前一个周末,我做了两件事。第一件事是陪同学去网吧,他在里面泡了一天。我没进去,坐在外边听MP3。那些明亮的音乐,好像一道火焰,瞬间点燃我的血液。看着走过的一个个路口,我的眼睛模糊了。
      第二件事有些乌龙。我把自己房间的墙壁全部刷成了蓝色,换了一床带雪花的床单,不然我无法入睡。
      中考完了,毕业了。
      那个时候,校园里很不一样。萧然拿来一部DV,逐个拍下同学,拍下我们相伴了数年的校园。同学们纷纷拿出五花八门的数码相机,噼里啪啦地狂拍着。我终于知道为什么大家都对着镜头摆笑脸,等很多年后,记忆模糊了,翻看当年的留影,才信以为真地说,那时的我,是多么快乐啊!
      签名、留手机号、留QQ号,签了一本又一本,大家终于也体验到了名人被追着签名的辛苦。就在不久前,我们还喊苦叫累,抱怨中学生活何时才是尽头。现在,现在不是都过去了吗。
      毕业典礼那天早晨,我起得出奇的早。我是个慢人,但我不愿意最后一天也迟到,等到了班上才发现我还是最后一个。不过班主任还是激动地拉着我的手说,三年了,你终于不迟到了!
      我们跑遍了校园的各个地方,换了几套校服和自己的衣服,拍下各种表情的毕业照。我恍惚觉得,在快门一闪一闪中,我们所有的快乐与忧伤都凝固了,想要挣扎,却无法动弹。
      我送了一套诗集给小安,她提着重重的一袋书,怎么也不舍得放在地上。她瘪着嘴说,有一天我会把它们全部读懂。然后眼泪从她的镜片后面滑了下来。
      我才明白,大家原来都一样。曾经觉得不以为然的人,其实是那么难舍难分;曾经以为云淡风清的事情,其实早已刻骨铭心。
      小明说难过什么,我最恨谁把难过与毕业放在一起,我们不是早就嚷着要过新的生活了吗?我们马上就是高中生了,别整的跟小孩子一样。其实我知道此刻小明最难过,他喜欢我们班一个女生三年了,一直不敢表露。一天晚上,他将一盒巧克力偷偷放在那个女生课桌里。天热,第二天巧克力全化掉了,但那个女生竟然将它们全吃了,小明因此幸福了好些日子。
      陆苇以全市第一名的成绩进了重点高中,放榜那天她请大家吃晚饭。班主任送给我们一支红酒,整个晚上陆苇都隔着酒杯与大家说话。她的眼睛被折射得格外大,依旧淡淡地说,不在一起了,要常联络。
      我们都醉了,干脆睡在学校操场上。看着如洗过的夜空,一个晚上不睡的说话,互相开着玩笑或说些听起来语重心长的嘱托。渐渐天边泛亮,却都沉默了。各自默默收拾提包,默默地离开。
      班主任带着一副深色挡风墨镜将大家一一送走。老师啊,虽然墨镜能遮住你的表情,但它能遮住你的心吗?!
      空空荡荡的校园,大门在身后关上了。大榕树的叶子绿了一个夏天,一直到九月,又会有很多还带着小学生神情的孩子涌进来,一直到叶子又开始掉落……
    
    RE:怀念曾经的校园 ——yuntun评论于17-3-14  
    小作者显然很用心地感受初中的生活,语句中流露着少年的张狂,然而也是一种理所当然的张狂........ 

 
 
   
  Copyright © 2010 - 2011 新利棋牌预约下载. All Rights Reserved     渝ICP备10202398号
地址:重庆市九龙坡区黄桷坪电力五村50号 邮政编码:400053